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怎样“得利”,才构成“不当得利”?

本站发表时间:[2018-07-13]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熊女士诉称,201612月至20175月期间,在未与章某发生任何借贷关系以及其他法律关系的情况下,熊女士共计向章某银行账户内转账500万元。其向章某账户的转账行为系出自于熊女士的债权人龙某的还款要求。但在熊女士完成转账后,龙某否认熊女士的全部还款行为,并就其对熊女士享有的债权向公证处申请了强制执行。熊女士认为,由于龙某否认其还款行为,故章某占有熊女士汇款的500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属于不当得利,应当予以返还。

章某答辩称,其不认可熊女士的诉讼请求。在熊女士向其汇款500万元后,双方发生民间借贷关系,章某陆续向熊女士转账800多万元,该金额远超过熊女士在本案中所主张的不当得利款项,且熊女士未履行该部分借款的还款义务,因此章某占有熊女士的500万元不应构成不当得利,熊女士无权要求返还。

海淀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12月至20175月期间,熊女士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分多笔共向章某汇款500万元。章某于20176月至201710月期间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向熊女士共计汇款155笔,汇款金额远远超过500万元。庭审中,熊女士与章某均认可双方之间存在借款关系,但熊女士认为本案中其所主张的500万元并非借款,而是其受案外人龙某的指示支付给章某的,而经法院当庭询问,龙某否认其曾指示熊女士向章某汇款,熊女士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该项主张。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章某取得涉案500万元是否构成不当得利。根据上述查明事实,法院认为,第一,在熊女士与章某均认可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情况下,熊女士主张本案所涉500万元应属不当得利,其应就此负有举证责任。但熊女士目前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500万元系独立于双方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因此无法基于现有证据及双方当庭陈述,认定章某取得、占有涉案500万元汇款没有法律根据;第二,不当得利法律关系具有一方受损、另一方获益的法律特征,本案中,根据章某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向熊女士的汇款金额远超过500万元,因此,基于现有证据无法认定章某取得、占有500万元的行为致使熊女士利益受损、章某因此获益。综上,法院判决熊女士主张500万元系不当得利、章某应予以返还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驳回。

法官提示:

相对于合同之债和侵权之债,不当得利之债是一项独立的债务类型,它是指没有合法根据取得利益而使他人受损失的事实。不当得利事实中,取得不当利益的一方称为受益人,受到损失的一方称为受害人或者受损人。不当得利的事实发生后,依据法律规定,造成他人损失的一方,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得利返还受损人。

以不当得利产生的事实上的原因为标准,可以将不当得利划分为两大类,即给付不当得利和非给付不当得利。给付不当得利是指基于给付所产生的不当得利,在这种不当得利中,受益人的所得利益是受损人给予的,此种类型的不当得利类型主要包括自始目的欠缺(如非债清偿)、目的不达(如预期目的不成就)和目的消灭(如解除条件成就)。本案中,熊女士所主张的即为非债清偿类型的给付不当得利。

根据熊女士的陈述,乍看之下其于201612月至20175月期间确与章某不存在法律关系,但为何法院没有支持熊女士的诉讼主张?这就需要剖析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根据我国法律对于不当得利的定义,不当得利应当包括以下几个构成要件:(1)一方受益;(2)他方受损;(3)一方受益与他方受损之间有因果关系;(4)没有合法根据。其中一方受益、他方受损可谓是不当得利最显著、最表象的特征,而本案中,熊女士虽主张章某无法律依据取得占有500万元汇款,但根据双方庭审中陈述的事实可知,后续熊女士与章某存在民间借贷关系,且章某亦通过汇款方式向熊女士提供了远高于500万元的借款,因此,从钱款往来金额来看,熊女士向章某汇款500万元的行为并未致使熊女士受损、章某获益,不符合不当得利的法定构成要件,从证明责任来看,熊女士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该500万元系独立于双方借款关系以外的不当得利之债。当然,需要注意的是,认定“得利”系“不当”的核心要件应当在于没有合法根据,即受益人取得利益没有法律上的根据,这包括在取得利益时没有合法依据,也包括事后丧失合法依据。综合以上因素考虑,法官认定熊女士的诉讼请求不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应得到支持。

 

供稿:朱珺